世间一等珍奇


做一个不平凡的人

首先我觉得,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十分简单。首先,找出平凡人的任意一个特征,然后找到它的反面,去做,就可以了。

那么,平凡人有那些特征呢?这可就不好说了。这又牵扯到那个千古难题:道可道,非常道;名可名,非常名。换句话说,佛说世界,非世界,是名世界
简言之就是,语言不能完美的表达思想,即有很多我们平时十分常用、大家都懂的概念,却极难用语言表达出来。至于其中原理则不必在此深究,我们在这需要的是这个结论。

所以也就是说,平凡人这个概念大家都懂,可是却说不出到底是个什么。所以我们不拆分、不解释,直接用

那便会产生另外一个问题:我们周围的人(周围的人这个概念和平凡人类似,做相同处理)是不是平凡人呢?我们不知道,可是却不影响我们的目的:做一个不平凡的人。

首先,假设你是一个平凡的人且与周围人大致相同,那问题就十分简单了,随意找出一个周围人你不喜欢的一个特征,然后做它的反面就可以了。

如果,你是一个平凡人且与周围人不同,则周围人就是不平凡的人,你做他们所做就可以了。

这样问题就得到了解决,因为我们是要成为一个不平凡的人,那前提肯定是你是一个平凡的人,所以另外两种情况便不用讨论。

总结一下就是,如果你与周围人相同,就不断地找你不喜欢的周围人的特征,然后去自己身上改变这个特征;
如果你与周围人不同,就照他们的做就OK了。

至于结果的检验,则是相对的。因为我们本来就没有一个绝对的标准来说,到底什么是平凡的人。
所以,关于平凡人的概念,都是你自己定义的,那么做出来的结果首先肯定是符合自己对不平凡人的定义的,而对其他人则不一定成立。

那怎样做一个普遍意义上的不平凡的人呢?对其他人用以上步骤就可以了。
举个例子,假设你想成为A认可的不平凡的人,那么你就问A觉得自己是不是平凡的人(注意,此处并不是你觉得A是不是平凡的人,而是他自己)
然后问A觉得他与周围人相同与否…如此等等,就能做到成为A认可的不平凡的人。

可是这样真的是A认可的不平凡的人了吗?我们发现,关键在于A是否对我们说了实话。可是问题又来了,什么叫实话呢?

理论上你无法得知别人对你的评价是否属实。

所以我们还是做如上的处理,就,认为,别人对我们的评价是属实的(我们除此之外别无他法)。

然后回到做普遍意义的不平凡的人的问题上来,要做到普遍,你就要对任意个其他人,重复以上步骤,使其认可你是一个不平凡的人。

这样以来,无论在自己,还是普遍意义上,我们都成了一个不平凡的人了。

然后顺便,我们可见,关于简单的含义,也不止一种。这就是所谓的,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。

所以真正不平凡的人不在于他想到了什么,而是在于做到了什么。